社會引領 | “中國省級慈善政策創新指數2018”在京發布
2018-12-24 1382

社會引領 | “中國省級慈善政策創新指數2018”在京發布

2.jpg

中國省級慈善政策創新指數是由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獨立研發,旨在通過建立省級慈善政策創新指數的指標體系,系統評價2017年全國(不包括港澳臺地區)31個省份省級慈善政策創新情況,分析判斷慈善政策發展趨勢,推動各地慈善政策創新。

1.jpg

該指數榜單顯示,2017年中國省級慈善政策創新指數排名前十的省份依次為:江蘇、浙江、山東、北京、上海、江西、天津、吉林、安徽、福建,從地域分布上來看,東部地區占據七席,中部地區占據兩席,東北地區占據一席。2017年中國省級慈善政策創新指數榜單呈現總體穩定,東部地區排名較好、中西部地區排名居中但有亮點,東北地區排名較為分散的特點。 

2017年省級慈善政策創新八大亮點 

亮點一是江蘇出臺《慈善法》頒布后首部地方慈善綜合性法規。《江蘇省慈善條例》明確在省級層面建立慈善綜合指標評價體系和區域慈善指數發布制度,建立統一的慈善信息共享平臺以提供法規政策宣傳、慈善組織培育、慈善需求發布、慈善項目推介等綜合性服務。 

亮點二是過半數省份出臺慈善組織登記與認定配套政策。截至2017年12月,27個省份發布地方慈善組織認定(登記)辦法,22個省級政府政務平臺可查詢當地慈善組織認定辦事指南,此外多省份出臺政策明確《慈善法》公布至正式實施期間登記注冊的社會組織認定為慈善組織的方式,這些配套政策都有效促進了慈善組織認定工作高效進行。 

亮點三是上海、吉林、湖北出臺異地合作募捐規定規范公開募捐行為。多個省份就慈善組織的公開募捐行為、公開募捐活動備案等做出指引。截至2017年12月,共有20個省份出臺公開募捐資格辦事指南或操作規范,10個省份出臺慈善組織公募活動備案有關的文件或指南。多個省份的異地公開募捐方案備案有據可依,指引組織異地公開募捐備案的規范落實。 

亮點四是廣東、貴州等省份著力推進社會組織信息公開。截至2017年底,已有7個省份印發組織信息公開指引或實施辦法細則,9個省份出臺信用信息管理相關政策,北京、黑龍江、上海、山東、湖北等14個省份出臺政策細化社會組織評估管理辦法,提升社會組織公開度和透明度,促進社會組織規范運作。 

亮點五是江蘇、北京和浙江推動慈善信托備案管理實施落地。截至2017年底,北京、江蘇和浙江分別出臺政策確保本省慈善信托工作的落實。北京市是第一個對慈善信托制定規范性管理辦法的省份,對慈善信托設立、運作流程等方面做出明確規定,推動了國家慈善信托政策的出臺。 

亮點六是黑龍江多舉措推動社區樞紐型社會組織體系建立。截至2017年底,7個省份出臺政策明確各地社區社會組織備案管理制度,8個省份出臺政策提出了社區社會組織建設目標。其中黑龍江省民政廳在2017年11月發布相關指導意見給出社區社會組織的定義,將在3~5年后基本建立各市社區樞紐型社會組織體系。 

亮點七是廣西、寧夏等省份著力推進慈善服務發展。截至2017年12月,共有5個省份明確提出志愿服務規模的發展目標,8個省份出臺政策推動形成志愿者培訓體系。截至2017年12月,共有9個省份出臺推進社會工作發展方面的政策文件,其中江蘇、寧夏、吉林、山西都明確了社區工作專業人才發展目標,以吸引專業人才滿足專業化社會治理與服務的迫切需要。 

亮點八是上海、安徽等省份創新出臺社會組織參與扶貧政策。社會組織參與扶貧方面,截至2017年底,黑龍江、上海、安徽、重慶、四川、廣西6個省份在地方社會組織參與社會脫貧攻堅的政策文件中,細化社會組織對口扶貧的方向和辦法,其中上海市出臺政策出資鼓勵社會力量參與上海市對口支援地區脫貧攻堅,助推當地社會公益項目的發展;江西和安徽出臺政策鼓勵建立社會組織參與脫貧攻堅的考核機制,定期表彰積極參與脫貧攻堅的社會組織。 

我國慈善政策呈現四大發展趨勢 

一是地方綜合性慈善政策加速出臺。2017年,江蘇在《慈善法》實施后出臺了全國首個地方性法規《江蘇省慈善條例》;2018年,浙江省出臺了《浙江省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慈善法>辦法》。截至2018年11月30日,陜西、安徽等省份就地方綜合性政策面向公眾征求意見,北京市正在修訂《北京市促進慈善事業若干規定》。隨著《慈善法》實施的逐步深入,各地將加速推進綜合性慈善法規政策的制定工作。 

二是慈善信托發展得到加快推進。2016年9月,北京市率先出臺全國首個地方制定的慈善信托規范;2017年7月,民政部、銀監會聯合印發《慈善信托管理辦法》,我國慈善信托規制體系逐漸完備;而后江蘇、浙江陸續出臺地方性慈善信托管理規定,對地方慈善信托的發展起到了規范作用。《慈善信托管理辦法》頒布后,7~12月慈善信托備案35單,相比上半年增加250%(1~6月份慈善信托共備案10單),這表明相關政策的出臺對慈善信托發展有顯著促進作用。 

三是大額捐贈和互聯網募捐增速明顯。2017年2月修訂的《企業所得稅法》納入企業捐贈超額可以結轉三年的規定實現了與《慈善法》的銜接,為大額捐贈創造了良好的政策環境。《中國捐贈百杰榜》歷年榜單顯示2017年百杰捐贈體量億元以上占39%,創七年榜單新高。互聯網募捐方面,2017年7月,民政部發布《慈善組織互聯網公開募捐信息平臺基本管理規范》《慈善組織互聯網公開募捐信息平臺基本技術規范》,2017年12家民政部指定的互聯網募捐信息平臺總籌款額超過25億元,而2017年“99公益日”期間的總計募款金額超過13億元,是2016年“99公益日”總計善款金額的2.16倍。網絡募捐的快速發展對中國公益慈善事業的發展起到了良好助益作用。 

四是志愿服務穩步健康發展。2017年12月,《志愿者服務條例》正式實施,該條例出臺填補了我國志愿服務領域的國家層面立法空白,保障了志愿行為相關主體的合法權益。2017年6月,全國志愿服務信息系統正式上線,可提供實時在線志愿服務統計數據。根據《中國慈善發展報告》(2018),2016年志愿分服務參與率為73.4%,2017年這一比例增加為83.7%,活躍志愿者的比例提升了10%。未來在有法可依的前提下,志愿服務行為將得到必要的保障和激勵,志愿服務的質量將不斷提升。

1.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