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耀:民政部“三定”方案是國家機構行政管理應對社會領域挑戰的需求
2019-02-13 772

image.png


1月25日,民政部官網發布《民政部職能配置、內設機構和人員編制規定》,對“三定”方案進行正式發布。民政部內設機構中,新設立的“養老服務司”“兒童福利司”“慈善事業促進和社會工作司”引發關切。


當天上午,民政部舉行第一季度例行新聞發布會,針對“三定”方案的正式發布,民政部新聞發言人、辦公廳主任張衛星表示,民政部將堅決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部署,狠抓新“三定”規定落實。


2008年,時任民政部社會福利和慈善事業促進司司長,現任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院長王振耀表示:“從宏觀角度來看,‘三定’方案機構改革是國家機構行政管理應對社會領域挑戰的需求。”

image.png

1月21日,國家統計局公布2018年中國經濟成績單。經初步核算,2018年全國GDP(國內生產總值)達900309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比2017年同比增長6.6%,實現6.5%左右的預期發展目標。盡管中國經濟總量居全球第二,但人均GDP剛接近10000美元,仍然排在全球70位左右,屬于中下游水平,仍處于發展中國家行列。


王振耀覺得,GDP突破90萬億是中國歷史上從未達到過的發展水平,人均GDP達到1萬美元后,中國進入“善經濟時代”。


1981年,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的《歷史決議》對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做了規范的表述:“在社會主義改造基本完成以后,我國所要解決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會生產之間的矛盾。”


2017年,習近平同志在十九大報告中強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


經濟發展,社會矛盾在不同階段的轉化都預示著中國發展整體向好,但另一個角度也給中國提出警醒,中國人口老齡化程度逐步加深。


1月21日,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出生人口達1523萬,比上年減少200萬人,是近40年來中國出生人口環比下降最多的一年。另一方面,老年人口增加,65歲以上老年人到2018年底達到1.7億人,比上年增加827萬人。


王振耀表示:“大數據顯示人口生育率降低和老齡化程度升高,對于現在社會既有巨大進步也有巨大挑戰,這種挑戰并非解決溫飽和下崗失業,而是在國家經濟發展,社會福利制度整體改善中,人口老齡化給整個國家帶來的挑戰。這是一種社會內在發展向上提升性的挑戰,對國家職能產生很大需求,這也正是國家機構改革的動力。”


“這次機構改革國家下了很大決心,抓住了當前改革關鍵。”王振耀表示。

image.png

計劃經濟下,涉及養老、兒童、殘障群體權益保障的社會職能大多通過國務院議事協調機構和國有單位來承擔,并通過活動來落實,街道、社區發揮功能不強。市場經濟下,大量民營企業出現,社會職能發生轉移,街道、社區均承擔起養老、兒童、殘障群體權益保障的社會職能。


2008年9月1日,民政部公布社會福利和慈善事業促進司成立。王振耀出任司長,提出要建立與中等發展水平相適應的社會福利制度的理論并正在直接推動中國福利制度特別是養老服務產業的規劃與發展。


根據當年國務院“三定”方案賦予的職責,社會福利和慈善事業促進司分管福利彩票發行、慈善和社會捐助、老年人和殘疾人福利及兒童福利事業等工作。下設福利彩票(綜合)處、慈善和社會捐助處、老年人福利處、殘障人福利處、兒童福利處。


此時,國務院設立的議事協調機構與王振耀所在的社會福利和慈善事業促進司產生著直接的交集。


根據(國發〔2008〕13號《國務院關于議事協調機構設置的通知》),國務院婦女兒童工作委員會,具體工作由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承擔。全國老齡工作委員會,辦公室設在民政部,與中國老齡協會合署辦公;國務院殘疾人工作委員會,具體工作由中國殘疾人聯合會承擔;這些機構負責協調和推動政府有關部門執行兒童、養老、殘障領域的各項法律法規和政策措施,發展相關事業。


王振耀說:“那時一個處(室)就兩三個人,最多四五個人,應對一個協調幾十個部委的議事協調機構有些吃力,也不平衡。”


當時,有媒體指出,中國的養老服務十年依舊處于起步狀態。


王振耀表示:“當時,社會團體推不動,國家職能部門人手又不夠,這種結構性矛盾比較突出,使得兒童、養老、殘障事業等領域發展較慢。”


“這是一個非常大的進步,讓社會服務工作帶來空前機遇。”王振耀表示,“民政部‘三定’方案的機構性改革,充實了國家機關社會職能的確立和加強,國家機構依照法律來承擔起社會職能的規劃、指導、管理和服務等各方面的構架制定。對養老、兒童、殘障事業等各項政策擬定、制定都會來一次全新的梳理。”


根據民政部“三定”方案,內設部門“養老服務司”“兒童福利司”“慈善事業促進和社會工作司”明確為“司”級別。


王振耀表示:“政府部門的‘司’級在國家機關中相對獨立,機構建制加強,能獨立行使行政管理職責。”


另外,王振耀還覺得內設部門“三個司”,將會對兒童福利、養老產業及大健康產業帶來積極影響。


“國家機關職能強化,必然對宏觀規劃管理加強,社會要素將得到較好指導,對處于經濟轉型期整個國家結構提升均有利好。”王振耀表示。

image.png

根據新設立“慈善事業促進和社會工作司”職責規劃,“擬訂促進慈善事業發展政策和慈善信托、慈善組織及其活動管理辦法。擬訂福利彩票管理制度,監督福利彩票的開獎和銷毀,管理監督福利彩票代銷行為。擬訂社會工作和志愿服務政策,組織推進社會工作人才隊伍建設和志愿者隊伍建設。”


王振耀表示:“這是一種非常好的創新,使行政機關依法治善有著更明確的管理職能,讓‘善’守法這是一種非常大的挑戰。慈善捐贈對公眾并不陌生,但慈善信托卻相對陌生,機構職責規劃也需要與時俱進。另外,將慈善事業與社會工作結合起來,讓慈善事業更實。”


“社會需要大量的社會工作者,但這一群體就業不明顯,為什么呢?”王振耀反問道,“社會工作原先希望培養幾百萬名社會工作者,現在也就幾十萬,還存在一定就業問題,但社會又有大量需求,現在成立‘司’級機構會讓信息更為對稱,帶來更大發展。”


“三定”方案下,社會組織如何發展?


2016年《慈善法》正式實施,國務院依托《慈善法》能否制定出行政規章和公開規劃,社會組織學界應該做好這次配合,論證政策操作機制的設計有著大量社會需求,這將對國家公益資金投入調整、規劃設施建設、產業要素投資產生積極影響。


王振耀表示:“第一,要跟政府形成密切合作機制,為政府機構改革調整和政策健全提供更實在的政策建議和咨詢服務,將這些年社會組織理論界形成的想法來一次轉化。第二,社會組織應盡快完成專業化社會服務能力轉型。積極探索發展道路,在養老、兒童、殘障等社會服務領域出現類似BAT的大平臺服務機構。”

image.png


“三定”方案給社會服務業帶來了巨大的需求,需要社會組織來做有使命性驅動的社會服務。這些年,一些企業進到社會服務業領域,產業做不起來,相信光有資本就能服務于社會服務領域推動發展,但效果并不好,社會服務業光靠資本解決不了問題,沒有使命感和責任感,很難說能起到正向的效果。


“‘幼兒園扎針事件’、‘兒童虐待事件’,這些事件的出現都是因為該行業的社會服務沒有使命感。”王振耀評述道。


除了使命感之外,社會道德和社會職業的培訓都需要大量提高。


王振耀表示,社會服務業是一個擁有特殊使命的行業,使命感是做好社會服務的前提。另外,教育培訓、專業水平和職業體系也越來越完備,這均是社會服務業向好的特征。但目前,社會組織準備還是不足。


王振耀指出:“農民工制度應對社會服務體系的時代已經結束,參與社會服務不培訓不行,培訓需經較長的職業化過程才能產生效果。所以,社會服務機構要轉型,需要有緊迫感才能與國家政策產生良性互動。”





本文作者:張明敏  公益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