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長談|“善經濟”時代,慈善從邊緣走向中心
2018-11-16 759

2018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精準扶貧的關鍵年,也被稱為“公益十年”。11月24日,由中國新聞社、中國新聞周刊主辦,工業和信息化部、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國務院僑務辦公室、中華全國總工會指導的第十四屆中國·企業社會責任國際論壇暨2018責任中國榮譽盛典在京舉行。論壇以“致同行者:構筑責任共同體”為主題,匯聚了來自政府、企業、公益組織及學術界的數百位嘉賓。

 

北師大中國公益研究院院長、國際公益學院院長王振耀,榮獲“2018年度責任人物”。——“中國到了一個大轉型期,我們這些做理論、思想或學術研究的,如果這個時候能貢獻一些力量非常榮幸。”


王振耀院長四年前在這里提出中國進入了“善經濟”時代。“從2011年開始,全球人均GDP進入到1萬(美元)發展階段,由此開始推動全球經濟開始追求高質量、高科技和第三產業化的發展態勢。這個發展態勢先是靜悄悄的,但現已開始越來越強大。”他認為慈善開始從邊緣走向中心,擔負起經濟與社會建設的使命。如何促成社會政策與經濟政策和公益慈善的良性對接,是中國慈善甚至社會經濟轉型非常重要的使命。


1.jpg

其實我是接著湯敏教授的話來談一個理論,一個視角。我們今天是同行者,我們要判斷既有植根于鄉村振興這樣的巨大社會資源,同時還要看一看羨慕經濟發展的新階段,新趨勢和新方向,同時確定一下社會責任的新使命,也就是公益使命到底如何。

世界進入善經濟發展階段,

人類文明進入全面交匯時期

這一段時間,尤其是今年,大家可能都會感受到世界經濟確實到了一個新階段,大家可能會感到,怎么這個國家有意見,那個國家有意見,我們的經濟怎么了?好像這個社會組織還想修改,那個規則都要修改,其實用我自己的研究發現,恰恰世界進入到了“善經濟”發展階段,人類文明現在正在大踏步地進入到全面交匯時期,它不可能運用老方法來解決現在的問題。那現在的問題是什么呢?就是從2011年開始,全球人均GDP進入到1萬(美元)發展階段,由此開始推動全球經濟開始追求高質量、高科技和第三產業化的發展態勢,這個發展態勢先是靜悄悄的,但現在已經開始越來越強大,西方稱之為“社會經濟”,英國更是提倡社會影響力經濟,我稱之為“善經濟”,發展非常快,社會結構、經濟結構正在出現多方面的重合、交合,在這樣的過程中,這個社會開始出現社會價值開始逐步引領經濟價值,而對這樣的趨勢,我們還有巨大的認識提升空間。


為什么這么說?世界面臨著空前的挑戰,這個挑戰的基本點在于,在原來體制下,原來的生活方式下,產品極為富余,汽車或各種各樣的產品很困難,銷售起來相當困難,因為生產的東西全球人來消費,用不完了,以中國為例,有220多種產品不僅許多是全球第一,而且往往占全球產量的60%甚至到70%-80%,中國沒有辦法銷售,沒有辦法來消費這么多的產品。但是另一個方面來看,經濟生產率高度發達,但社會經濟類的生產率嚴重滯后。我們現在缺產品,很多產品不行,如果把這個最終歸結的話,就是十九大報告所說的,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其實人民向往美好生活,真善美的產品嚴重匱乏,這個產業現在起來挑戰極大。表現為哪里呢?老齡化來了,人口結構發生深刻變化,應對老齡化的機制準備好了嗎?我現在看到的是,進入老齡服務產業里,包括大健康的,很多企業基本全部用的是市場經濟手段、機制、邏輯,已經發展這么幾年了,投資過百億了,還是發展不起來,覺得走不動,對比國際上老齡化企業,大健康產業,會覺得有很多依托,社會責任,企業責任做得很強,我們簡單地用市場、商品這樣的邏輯來發展這樣的產業,沒有社會價值。所以,現在矛盾很大。


氣候變化,現在世界正在面臨著生存環境的挑戰,氣候變化來了,對環境尤其是北京這兩天天氣又迎來新的污染,這當然要對產業,宏觀的經濟政策產生出來這樣的影響,有些方面是決定性的影響,這樣的影響下,我們的企業就是整個產品如何調整呢?


用原來的方法不行了,那怎么辦?這要產業升級,如何升這樣的綠色的級?不容易。經濟轉型是產業結構的轉型,德魯克在展望21世紀的時候,說你們要注意,有幾個休閑產業,醫療產業、消費產業正在成為新的增長點,但它的產品是不生產,直接要消費的東西,不生產有形的,它的邏輯和其他類產品不一樣。旅游成為第一大產業。第三產業比重日益增加,中國已經邁過第三產業占50%的門檻,經濟轉型如何轉呢?包括社會轉型、社會政治、社會問題等日益提到發展議程,全社會絕對不會像現在按照過去的邏輯來公共汽車上爭吵的事件。過去已經一定會想到,像我們這一代思考的是階級斗爭新動向,現在大家都會想到個人的修養,宏觀的公共管理,有沒有像人家國外公共管理,你和司機在那兒爭吵會用什么手段來解決?過去沒有想到。國際上早有成熟的經驗,用法律和強制性手段建立社會標準。社會轉型,這是我們需要學習的新一課。當然,政府結構也在轉型,所以,不社會,無公益、不商業格局來了,我們社會真的需要真善美,我們缺很多眼光,缺很多感受。有很多學校里覺得特別困難,比如北上廣深,學校里沒有衛生紙,孩子們通過調研的時候才發現,孩子們就因為沒有衛生紙,特別是小學生,不敢上廁所。家長給孩子們背的水,下午三點鐘孩子們把水集中倒一個地方,全國都是這樣,回去好告訴家長我把水喝了,實際孩子們忍著。這比農村的孩子困難得多,所以孩子就得了慢性病,當然品行上也不好,他就說假話,就因為沒有紙。是我們社會產品的開發,經濟和社會的轉型現在不充分,不平衡的問題在哪兒,學生在學校里用的紙大概6元,我們意識不到,這不是誰不讓做,完全是到現在這個階段不適應。


現在人均GDP達到9000美元,

沿海地區已經達到1萬美元,急需要慈善

需要我們的社會責任,社會價值引領經濟和社會轉型,這時候是非常緊迫的。社會經濟價值,如果這還是理念,十九大把我們社會主要矛盾定位以后,我認為這是時代基本課題,就是經濟和社會的提升都需要經濟和慈善的對接,需要現代慈善支持和引領經濟提升的力量。所以,中國的慈善需要轉型,如何形成現代經濟,現代慈善產業其實是需要大家來思考的。


善經濟發展階段的公益使命

 社會責任的使命是什么呢?不像前幾年,《慈善法》通過以后,它開始從邊緣走向中心,如果我們現在按照國際社會提出來的,世界正在進入社會經濟、社會影響力經濟這樣新的階段,它會對金融投資各方面都產生影響,其實慈善正在開始從邊緣走向中心,正在擔負起這種真善美,經濟與社會建設的使命。


第一位的使命:發展以人為本的社會服務。

在中國,要想發展產業,這一課不補不行,不補我們走不動,就是要發展以人為本的社會服務業。如果這個產業不發展,恰恰發現在最好的地區,最有治理架構的知識分子中間老齡化嚴重,大學里、科研機構里,80、90歲德高望重的人痛苦,照料體系、服務體系是非常脆弱的,有錢買不到服務,買不到好的服務,怎么辦?兒童福利,兒童保護,兒童早期教育,包括殘障人士的福利和社會服務,心理咨詢等等,我們只是剛剛開始,許多方面還存在著嚴重的不對稱,而這恰恰是我們企業社會責任發展的巨大空間。


第二,倡導慈善科技,推進環境保護等。

了解企業社會責任以后,真正在發達國家的競爭力是慈善科技,慈善科技不是慈善家把錢捐出來,而是慈善家把錢拿出來自己做各種各樣的科技實驗,包括推進環境保護。蓋茨前兩天就在倡導,用科技,用技術解決科學問題,他以前說的污水池子(音),集中200多位科學家做Global got(音),進入企業里有激光打蚊子,研究出什么蚊子吸血,母蚊子,用激光一開就讓這些蚊子不存在,咬人的蚊子用激光來打。還有疫苗的輸送解決疫苗的安全問題,甚至用航天技術解決疫苗的安全問題。企業能不能組織推進各種類型的慈善科技呢?要增強我們企業的實力,恐怕這一條需要巨大的努力空間,這是一個很大的趨勢,用社會企業來發展。


在歐洲,有很多就是慈善基金會辦的企業,最熟悉的是宜家家具,是宜家基金會投資的企業,我們到歐洲訪問,類似這樣的企業還不少,來獨資來做。現代企業一定會成為浪潮,發展社會企業,進行影響力投資,影響經濟和社會轉型,中國一些地方還在努力促成社會企業的發展,如何促成社會政策與經濟政策和公益慈善、社會責任的良性對接呢?這是我們需要特別思考的,人們對美好生活向往的需要,要解決這樣的問題,是我們中華慈善甚至社會經濟轉型的非常重要的使命。希望大家能夠關注這一問題,通過經濟和社會轉型促成企業社會責任更好地履行。


2.jpg

此文章如需轉載請標明出處


統籌: 高華俊 

責編: 李靜 陳科名

編輯: 薛沛

本文源自: 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